新手媽媽盼丈夫非“豬隊友”

發佈日期:2020-08-03
新手媽媽盼丈夫非“豬隊友”
做人父母甚艱難,堅持餵哺母乳更是難上加難。經當局及社團不斷倡導,公共場所的餵哺母乳設施已今非昔比,當然尚有很大改善空間。配套外,有新手媽媽更在意丈夫在精神上的支持,因為“母乳路”能否堅持,可能祇是一念之差,“不指望身邊那位是‘神隊友’,但至少不會是‘豬隊友’!”
點解唔喺廁所餵奶
杜太堅持為兩名子女餵哺母乳到自然離乳,歷時五年零八個月。她每年都有參加母乳餵哺嘉許活動,留意到初期參與人數不算多,估計經社會推廣,往後就越來越普及,越來越被人接受。有感整個餵哺過程相對愉快,但坦言初期公共地方的哺乳室不多,唯有“一條餵奶巾走天涯”,此舉常被投以奇怪目光,如被問及“不會焗親小朋友嗎?”、“為甚麼不在屋企或廁所餵?”她便反問道:“難度你會到廁所食飯?”
於台灣成長的杜太,認為當地面向新手父母的配套及資訊都較澳門多。
現於澳門生活,加入了具有“強大”支援的母乳媽媽組織,“有時忘了帶備泵奶機出街,向人情味濃的群組成員求救,多能一呼百應。”
無悔走過“母乳路”
談及最深刻經歷,她指初期欠缺經驗,不懂使用餵奶巾,試過與其他媽媽在大型商場廁所餵母乳,將現場當成會議室,邊傾邊餵,笑中有淚。杜太希望本澳有更多協助通乳的專業人員,教導母乳媽媽改善奶水。“當初將近生BB時,曾上過衛生局課程,有姑娘及過來人分享,但參加者衆,課程量又不足。”直言身邊有朋友每次脹奶都會發燒,加上要重返工作崗位,時間及環境不允許,很快便放棄餵哺母乳。
目前子女已經離乳,杜太直言感到身心放鬆,“女兒奶癮大,夜晚每兩三個鐘醒一次,仲要埋身餵,長時間餵其中一邊,隻手容易麻痺。”當全職媽媽的她,欣喜獲丈夫及長輩支持餵哺母乳,看到小朋友健康成長,不管別人怎樣說,都無悔走過這條“母乳路”。現時也會與其他母乳媽媽分享心得,力所能及提供支援。
“魔鬼聲音”勸放棄
首次當媽媽的阮太,目前已餵哺母乳五個多月。之所以能堅持,全因母乳對小朋友身體最好,也自覺是母親最基本責任,“奶粉幾時都有得餵,但母乳不是”。最深刻是餵夜奶,捱眼瞓起床數次餵奶,這半年來不斷與精神、肉體角力;另一便是身體唔聽話,出現回奶現象,“要搏命追,親力親為,好攰!”但看到BB吃飽後打嗝,有種莫名的滿足感。
她說,餵哺母乳最重要得到家人支持,惟丈夫擔心“追奶”艱苦,建議改餵奶粉。“側邊總有把‘魔鬼聲音’勸我放棄,放產假期間可以無視,但重回工作崗位後會被動搖。”明白家人出於關心,但奮鬥目標被否定,難免感到氣餒,直言寧願對方單純地給予支持。
就女性有薪產假已由五十六天延長至七十天,阮太直言這樣便有更充裕時間觀察嬰兒的成長狀態,考慮是否堅持餵哺母乳。
配套方面,認為當下社會都會力所能及地滿足母乳媽媽的需要,曾遇過硬件配套有限(如沒有哺乳室)的機構,會提供獨立空間,“有的提供殘廁,有的提供房間,但可能因保安理由,早已設有攝像頭,私隱上會有點顧忌。”
阮太認為,社會應加大向另一半(丈夫)宣傳,包括怎樣配合餵哺母乳;甚至仿傚鄰近地區,引入一套讓準爸爸感受生產痛楚的儀器,藉以感同身受,體諒太太的心情,不至於輕言說出放棄餵哺母乳的說話。“隊友(丈夫)配合度很大,若時常問長問短,顧住個細仲要顧埋個大!”笑言身邊不乏前“豬隊友”教導現任“豬隊友”例子,以過來人身份傳授“撞板”經驗。
分享到:
返回列表